城市

當前位置:文化匯>城市>專欄>千人面>正文

  • 小院記事——吐槽蒲大爺

    來源:文/七夭  發布日期:2019-04-02 18:16

    其實蒲大爺并不老,大爺是我們為他取的諢號,對于蒲大爺我沒有太深的了解。他也是六十年代的,同樣有一個80后的女友,是我房東的好朋友,我住的院子的鑰匙就是從他手里接過來的。

    蒲大爺并非典型的魅力大叔類型,至少在我認識的60年代的人里邊他是最奇葩的一個,以至于我不太想親近他,但是他們那個年代的人特有的成熟與單純的結合體,讓人對他苛責不起來。

    蒲大爺的不成熟表現在幾個方面,讓我一一細數一下。

    首先,他在院子里打我們養的狗。原因是狗狗咬沙發,我承認我們家lucky是一只丑狗,性格也不好,還被寵壞了,葉兒是它的親娘,無論它做過什么壞事都不會被呵斥。就比如它剛剛撒完尿爬過葉兒的臉,葉兒第二天早上跟我說,“狗昨天半夜濕漉漉地在我臉上爬過去了!”那一臉寵溺,讓我懷疑lucky可能是她的私生女?。?!所以我家別說是沙發,我想就算是狗把房子拆了葉兒也只會在后面搖旗吶喊,加油,加油,沖沖沖!而我雖然對lucky沒有葉兒愛得那么深,但是我是一個支持她一切舉動的毫無原則的室友。

    我們倆的這種無原則逆了蒲大爺的鱗,于是他在某個周末我在客廳坐著的時候他開始實施他的計劃,先是不許小lucky進客廳,后來用棍子把lucky從沙發底下趕走了,lucky因此憂郁了一整天,葉兒把lucky抱在懷里去了古城,回來的時候憤憤地再也沒跟蒲大爺講過話。她問我,“他為什么他要跟一只狗過不去呢?”我想可能他其實是在跟人過不去而已。

    對于這件事,我覺得沙發是我們自己買的,并非是房東的財產,而且即便是房東的財產,目前我是使用者,如果弄壞了自然由我自己來交代,那么從各方面看都是我的狗咬我的沙發與你有什么關系呢?

    可是他拿著一個棍子對我們的狗狗吹胡子瞪眼睛的時候我有種無可奈何的感覺,這種行為實在不像一個成年人。只是因為我房東的關系,我尊重他的朋友。但是一個五十多歲的成年人卻需要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姑娘去原諒他的不成熟,這事兒做的總是不那么漂亮。

    其次,無論蒲大爺無論幾點回來都和地震一樣。我知道他喝了酒,并且把此處當成了野外。他住在我和葉兒房間的樓上,對于這棟木頭房子,老鼠跑過的聲音都足以讓人從睡夢中醒來,可是蒲大爺:上樓走樓梯叮叮咣咣我不說了,咱不能不每次都讓鞋子畫拋物線嗎?

    幸好蒲大爺在這里沒住很久,幸好他在昆明有他自己的事業,國王巡視領地一樣地離開之后他留給了我一個更大的麻煩,他不知道從哪里找來個男孩子,強勢入駐我隔壁的房間。為此我和葉兒鬧了在北門坡住著的唯一一次矛盾,因為葉兒覺得我沒和她商量就帶了房客回來,于是在某天給我短信留言。我沒有回復,慢慢消化了這件事情,幸好我還有阿潔,多大個事兒去喝幾頓酒就過去了。我也不知道能跟葉兒怎么說,因為這男孩子的事情我我更加不知緣由。這件事直到老爺太太、跑跑、串串來了才得到紓解。

    后來那個男孩子走的時候跟我說他是蒲大爺的一個員工,蒲大爺跟他說北門坡有他朋友的房子,沒人住,他才來的,沒想到院子里已經有人住了……

    以上是蒲大爺三宗罪,他的好處,就是其實蒲大爺看著挺單純的,坐在客廳里泡的茶也還喝得,有朋友來了接待得還算積極,只是他是我見過的六十年代的人里邊最……的一個了,可能也是千人面里邊寫的為數不多的反面教材之一吧,也許可能會成為唯一,所以這一篇格外珍貴,也就不暴照啦!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平臺觀點。本文屬龍朔文化網專欄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若想獲得轉載授權請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咨詢。

上一篇文章: 從《雜字》說起

分享到各大社區

贵州快三开奖号码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