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當前位置:文化匯>城市>專欄>好好世界>正文

  • 中心?邊緣?——諾貝爾文學獎

    來源:文/李好  發布日期:2019-04-02 18:10

    今年的諾貝爾獎文學獎揭曉之前,和辦公室的同事展開了熱烈的討論。村上春樹再次被提名,中國作家北島備受關注,但我們都覺得這兩位作家的分量不夠,不怎么能hold得住這個獎項的分量。個人是看好米蘭?昆德拉,覺得他的名氣、作品的深度,以及在文學圈的資歷和身份都和諾貝爾文學獎契合。

    中心?邊緣?——諾貝爾文學獎

    諾獎獎牌(圖源網絡)

    結果出來之后,至少讓我跌了眼鏡。莫迪亞諾,說實話,之于我是個冷門的作家??匆娝邮懿稍L時的照片,后背緊緊的靠住大門,雙手局促的交疊在身前,表情充滿了焦慮和不知所措。對于一個長期在家筆耕不綴的作家來說,應付這樣大的場面似乎有些為難,抑或他自己也充滿了震驚,還沒從這樣的沖擊中緩過神來吧。

    號稱學文學專業的我,關注諾貝爾獎是我的一種習慣。諾貝爾獎是一場全世界人民的集體精神狂歡。諾貝爾獎經歷了百年,有111位得獎者,從未有人兩次獲殊榮??纯催@些諾貝爾獎的獲獎人,其實我們可以一窺諾獎評獎的端倪。

    所謂端倪,也不是什么秘密,而是一些顯而易見的文學圈的規則。

    世界文學圈內,主流文學還是用英語寫作,在語言上,英語始終是霸主??纯粗Z獎得獎者就知道,用英語寫作的作家幾乎占到了一半以上;再看看人種,不止一半以上,超過一半很多,都是白人,來自于西方主流世界;最后看看性別,這是更明顯的了,111位獲獎者里女性只有13位,男性的比例占了接近90%。所以,諾貝爾文學獎三個詞可以概括——英語、西方、男性。

    在文學系統里,中心和邊緣的地位在一個相對的穩定系統里共存,有時也相互轉換。中心不會永遠是中心,邊緣有的時候也會引起人們的關注。尤其是20世紀,解構主義思潮流行,這個打破中心——邊緣二元對立關系的思潮,也影響了諾貝爾獎的評審。諾獎委員會開始關注一些邊緣作家,一邊緣,就邊緣到極致。

    于是女性、黑人、同性戀文學開始通過諾貝爾獎進入人們的視野。托尼?莫里森、愛麗絲?門羅、多麗絲?萊辛、奧萊?索因卡有機會獲得諾貝爾獎。一些流散作家,奈保爾也捧回了諾獎的獎章。但他們畢竟是邊緣,邊緣只是曇花一現,是主流的襯托?;蛘哒f是主流文學圈給予這類群體的施舍性的平衡。

    2014年,從12年的莫言,13年的愛麗絲?門羅,慢慢的回歸主流文學。莫迪亞諾,男性、西方人(白人),不過還不夠徹底,莫迪亞諾所屬的是法語文學。不可否認,莫迪亞諾的獲獎引發了世界對法語文學的關注。于是,10家英美主流媒體慌了,開始吐槽莫迪亞諾獲獎。于是,這位作家局促的站在了無數的話筒背后。

    今年的諾貝爾獎之后,莫迪亞諾引發了一個新的問題“法語文學是否屬于主流文學?”,這是一個尷尬的問題。文學是一個權力斗爭的場所,除了文字本身之外,還有無數操控文字的外界力量,時刻帶給我們意外和驚喜。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平臺觀點。本文屬龍朔文化網專欄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若想獲得轉載授權請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咨詢。

分享到各大社區

贵州快三开奖号码图表